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力为 > 央行改革策

央行改革策

与海内外学者、政策制定者交谈,发现资本项开放、上海自贸区这两个策略,普遍不被理解。为什么央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后者更是四不像。北大的Michael Pettis说,周行长无疑很清楚地知道,资本项开放先于其他改革可能衍生的风险,为什么他还要那么做?

几个月来,对央行和小川行长的努力,自己不免困惑。

之前听到过的一个解释,周行长想推动改革,但金融改革的三大项中,利率市场化受制于银行体系;汇率市场化受制于外贸企业(易纲曾提到,人民币升值时往往是出口企业发出最大的声音,而受惠的大多数——老百姓往往保持沉默);资本项开放看似没有某个利益攸关方的牵绊,智者择易而行。

最近看到另一个解读,与人民币国际化有关。人民币国际化一是与贸易结算相关,二是涉及资本项。贸易上,放松跨境交易支付,势必导致套利套汇;外管局尽管声称能够控制“猖獗的虚假贸易”,但临时性措施的反复出现(去年5月、12月),表明效果难言理想、发展不可持续,长期来看必然要求汇率利率改革。

资本项上,要给海外投资者投资、退出的渠道,势必要求资本项放开。援引清华布鲁金斯葛艺豪的分析

正如国际清算银行的作者们所指出:“ 人民币的充分国际化最终会要求全面开放资本账户” (Cheung、Ma和 McCauley, 2010)。著名中国经济学者和⼈民银⾏行货币政策委 员会前委员余永定进⼀步声称:“ 说实话,人民币的国际化就是变相的资本账户自由化。

情况看来很可能是,⼈民币国际化计划是改⾰者为了使中国⾛上不可逆转的自由化道路而设计,把⼗年来很长时期内的空谈转变为开放资本账户⽅面的进展。

最后的问题是:如果废除资本管制和加快国内金融改⾰步伐的愿望是人民币国际化计划背后的主要动机之⼀,那么为什么政府官员们不好意思这样说呢?

是因为改革会在国内遭到激烈的反对?

西方做事倡导事事透明,中国的政治生态则要求事事隐晦。是否为了给自己留出腾挪、后退的空间?

 逐渐开始理解小川行长的良苦用心,愿他一路走好。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