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力为 > 瑞士联邦主席:期待习近平对今年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

瑞士联邦主席:期待习近平对今年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

(特派记者 王力为 发自瑞士首都伯尔尼)当瑞士联邦主席多丽丝·洛伊特哈德(Doris Leuthard)1月12日下午出现在财新记者面前时,她手里拎着一只深色挎包,身边只有一位新闻官陪同。现年53岁的她是瑞士知名设计师服装品牌Akris的忠实拥趸,当天她则选择了一身端庄的黑色套装。

洛伊特哈德今年1月1日刚刚接任瑞士联邦主席,任期一年。她也是7位轮值瑞士元首的联邦委员中任期最长的一位,2006年即开始担任联邦委员,并曾于2010年轮值出任瑞士联邦主席。瑞士国家元首每年一轮,分别从7位联邦委员中产生。

瑞士的生活水平令世人艳羡,尽管人口只有820万,却已是全球第19大经济体。2016年4月,中瑞建立创新战略伙伴关系。随着习近平此次到访瑞士,不到一年时间内两国元首实现互访。

“习主席此次访问对整个欧洲来说,都是一次重要访问。”她说,“因为我们当前面临困难环境,”美国马上将迎来一位新总统,欧洲也将在今年迎来几位新元首,与俄罗斯还存在一点紧张关系。“我认为中国可以利用好当前局面,展示自己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力量,能扮演稳定器的角色。”

习近平此次对瑞士的国事访问将于1月15日开始,16日(周一)两国代表团将举行正式会谈。“周一你会看到哪些协议会被签订。”她说,两国会扩大合作领域。

历史上,瑞士是最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之一,还是欧洲大陆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瑞士一直在不同国家和不同大洲之间扮演着搭桥的角色——作为中立国,当冲突发生时,不是去介入、干预,而是提供建议,从中调停、斡旋。”

“这也是瑞士先行一步承认新中国的原因之一。我们总是说,有一天,世人会看到中国重新成为一个世界领导者。在这个过程中,瑞士会支持中国,我们有相关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可以分享。”

瑞士地处欧罗巴大陆腹地,尽管人口不到1000万,却有四种官方语言,这也让瑞士人承认且珍视多样性,秉持求同存异的精神。这或许也帮助瑞士成为中国人眼中极佳的伙伴。瑞士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UNOG)大使Valentin Zellweger这样概括瑞士的外交实践,瑞士没有隐藏的议程或动机,因此也很直率,采用务实的商业行事方式。

在动荡的2016年中,瑞士默默扮演着自己的建设性角色。在洛伊特哈德的分管下,当今世界上最长的铁路隧道——圣哥达隧道——于去年6月开通,且成本未超预算。这条纵贯阿尔卑斯山脉的隧道让欧罗巴大陆南北之间“天堑变通途”,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内,德、法、意、奥四个瑞士所有接壤国国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脑都出席了揭幕仪式。在近几年欧洲完善基础设施的努力中,该隧道可以说是一个少有的亮点。

对于中瑞之间,洛伊特哈德表示,“尽管我们处于不同大洲,但是有很多利益交集,始于经济层面,到今天已包括气候、能源、环境、文化等方方面面。”

“我们也有一些不同乃至分歧,包括在民主、人权方面,但是我们各自尊重对方。我们认为中国在这方面有改善空间,我认为这应该被完成,但我们在为此进行对话时,秉承对另一个文化的尊重,这也为对话提供了好的基础。”

在她即将与习近平会面、并以一主一宾的身份登上世界经济论坛舞台前夕,洛伊特哈德接受了财新记者的专访。

财新记者:习主席在去年11月的APEC峰会上已经表达对全球化的支持。瑞士一直秉持中立国政策,多年来一直是全球最开放、全球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你怎么看两个国家在可能越来越封闭的世界中的角色和合作?

洛伊特哈德:就在几天前,在日内瓦,瑞士为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和谈提供了还不错的支持。2月初,关于叙利亚的会谈又将在日内瓦举行。

在谈判背后,我们通过外交努力,利用瑞士独有的与各方不错的关系,让各方领导人们坐到谈判桌上。我认为只有通过对话,通过理解对方,才能达成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瑞士总是想方设法寻找新点子和可行的办法,让各方诉求能够兼容,令问题的解决成为现实。

中国处在另一个位置中。中国是全球领导者之一,需要决定自己的角色。在经济方面,中国无疑扮演着关键性角色,在这方面,我很想听听习主席对2017年全球经济形势怎么看,中国如何做出自己的贡献。过去几年中国的出口情况不错,现在也需要进一步开发国内市场了。

而在军事领域,我认为你必须有所抉择,因为没有冲突、暴力和战争的威胁总是最为重要的。在应对气候变化上,中国与美国一起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如果中国能落实其承诺,就能鼓励印度、巴西等国学习中国的榜样。

双方都相信,开放和竞争是好事,开放与合作远胜于孤立和只关注自我。这也是瑞士在世贸组织(WTO)等机制中为开放奔走的原因。相信中国也有一样的理念。但是我们都对会从美国方面看到什么有些疑虑。

你没法避免走向全球化,我们需要说服人们,我们是对的,他们是错的。但是确实应该有一些共同的规则,来保证公平竞争和环保等问题。中瑞自贸协定中也植入了环境方面的要求。因为只瞄准金钱和增长,并不是正确的可持续之道。

当然,中国仍然可以做得更多。中瑞自贸协定依然能变得更好。去年瑞士做过一个有关中瑞之间贸易壁垒情况的分析,结果指出在一些领域还是有较高关税。所以,仍然有提升空间,这将是习主席访问瑞士期间我们将讨论的,从而深化两国的合作。

财新记者: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土地上举行已有数十载,你将深度参与今年的会议。今年习近平出席也是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在颇具戏剧性的2016年之后,各方对达沃斯这样的精英俱乐部不免多了一分怀疑。在包括你和习主席在内的全球领导者的努力下,达沃斯在当下世界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洛伊特哈德:每年之初召开的冬季达沃斯都是审视每年重大议题的一个起点。当前我们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俄罗斯总统普京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凸显,欧洲政治舞台上也会有多位新元首登场。很多国家债务水平仍然较高,失业仍旧是个问题,仍然有巨量廉价货币充斥市场,这对通胀问题和经济复苏都不是好消息。

所以人们需要一些视角,需要一点方向感。世界经济论坛官方为今年年会选取的主题——领导力——看起来尤其重要。领导力需要来自政治领袖,也需要来自商业、经济领袖。

几乎所有全球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会齐聚一堂,大家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学到很多,了解未来发展的趋势是怎样的。这对我们政界人士也很重要,让我们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政策制定者需要作何准备。

财新记者:瑞士在全球创新指数(GII)等反映创新能力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已有数年。政府在这中间发挥多大的作用?

洛伊特哈德:我认为关键是私人部门企业、大学和政府之间的深度协作。

首先,有高水平的劳动力为基础,才能有高质量的创新。在教育和年轻人身上投入足够资金是政府的主要职责。第二,瑞士有很多中小企业,他们以行业划分形成很强的组织和联系,携手参与竞争,并在他们的行业领域培训有相应技能的劳动力。换句话说,教育不止限于大学,也包括职业教育。这是中国也应该关注的一点。

在创新上我们也有一些顾问,他们告诉我们企业的需要是什么,找到政府提供支持的框架。

这些固然要花很多时间,但是政府与其他部门有很紧密的沟通十分重要,从而能让政府知道具体哪些做法行得通,哪些行不通,未来的需要是什么。然后,政府就能很快地对教育体系做出改善。

财新记者:您也负责瑞士的环境政策。中国今年正式启动全国性碳交易市场,空气质量改善也是很多中国人的一大新年愿望,中国可以从瑞士借鉴什么?两国可以有什么合作?

洛伊特哈德:我去年8月在中国访问时,看到碳交易试点在广东是如何运作的,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瑞士在这些领域能提供一些帮助,首先是在帮助提高环境数据质量上。有了足够高质量的数据,就可以进行更准确的预测。

第二,我认为中国污染问题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煤炭的使用,在这一问题上中国已经做了正确的决定,但是显现效果确实需要时间。在交通领域,中瑞双方都承认,更高度的流动性是社会发展的现实,但是使用更多的电动交通工具,而非化石燃料驱动的交通工具,有更多的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都会有帮助。

财新记者:中瑞两国在交通基建方面都有许多经验。圣哥达隧道让欧洲的交通网络更为便捷,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试图帮助连接起欧亚大陆。两国的努力是否能形成合力?

洛伊特哈德:“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在经济体竞争力的排名中,基建通常是一个重要指标。我甚至有这样的想法,从荷兰鹿特丹去到地中海,现在可以穿过圣哥达隧道。未来有可能在“一带一路”的连接下,你从中国到鹿特丹不用再经过南非,所需驰骋的路程将可能远远更短。当然这需要时间,我们会关注它如何发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