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力为 > “最多跑一次”改革与特色小镇之殇——由车俊浙江党代会讲话想到

“最多跑一次”改革与特色小镇之殇——由车俊浙江党代会讲话想到

  6月12日,浙江新任省委书记车俊在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上的讲话或许少有人关注。然而,浙江的改革尝试及其成效无疑是全国范围内应该关注的。这不只是因为前几任浙江领导已有多位身居更重要的职位。笔者浅谈“跑一次改革”与特色小镇这一新一旧两项努力。
  从政府本位视角到办事者导向
  “最多跑一次”是车俊在与上一任省委书记搭档担任省长期间提出的。车俊在前述讲话中提到,要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突破口,撬动各方面各领域改革,推动改革落地见效,继续办好民生实事。
  政府集中审批、一站式审批服务已经是各地改革的“标配”。笔者日前在南亚考察,孟加拉国投资局局长亦对笔者表示,正在做这方面努力。但效果无疑参差不齐。
  顾名思义,“最多跑一次”是致力于让企业或个人办事者只需要到政府审批集中之所跑一次,就能完成所需的审批。相比于简政放权、一站式审批服务等努力主要还是从政府角度出发,“最多跑一次”改革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以办事者为出发点,以后者便利为最终成效的指引。
  这样的提法,从需求角度出发,以问题为导向,从沟通角度,更可能让百姓感到实惠,提高百姓对政府和工作生活的满意度。
  正如浙江官员卓勇良概括的,这一改革的最大特点是简洁明了,提法之易懂,目标之清晰,要求之很高,是多轮审改所未曾有过的。
  在一站式审批服务下,尽管政府审批服务归到一个地方(行政大厅),但是由于信息不联网、流程未理顺、决策未下放等问题,企业或百姓仍然可能需要跑许多次。
  “最多跑一次”事实上是倒逼政府内部改革的努力,其中一个重要事项就是促使政府不同部门的数据联通,加快补齐“信息孤岛”短板。这一要务也是中央和地方政府反复提出的,但是目前进展寥寥。
  这一改革努力仍然有很多学问,需要长期、细致的努力。有浙江官员就提出,能不能实施首接窗口全程负责制。一些审批涉及很多部门,即使是每个部门都是最多跑一次,也还是需要跑N多次。现在用并联审批办法,但毕竟仍要跑多个窗口,且只要有一个细节不注意到,就必须再跑一趟。
  因此在可能情况下,一件审批事项,可以由任意一个审批窗口接下,然后全程由这一窗口的后台,全程负责,不需要被审批者自行再去。至于需要被审批者汇报、提供新材料等,可以采取网络、视频及快递等手段。如果需要亲笔签字,则既可以电子化,也可以快递。
  浙江前路正如车俊所说,要把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的金字招牌亮出来。要盯着抓、反复抓,从老百姓最渴望解决、最难办的事情上寻求突破,坚决攻克企业投资项目审批难点,加快补齐“信息孤岛”短板,不求数量求质量,不求比例求实效,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甚至不跑腿”。
  特色地产小镇vs特色产业小镇
  近两个月,不少关于特色小镇的评论转向“对各地狂热的质疑”。越来越多人看到,各地政府谋特色小镇似乎都以建镇为目标,而开发商做特色小镇则秉持拿地心态。而由住建部负责全国范围的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工作,无疑强化了该工作的地产侧重。
  特色小镇的概念无疑是“浙江制造”。2015年1月的浙江省“两会”上,时任省长李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了这一全新概念。
  不过在不少浙江官员看来,特色小镇隐含的其实是特色产业小镇,必须是基于有生产、承载就业能力的产业。习近平在2002年在浙江工作时,就提出了“八八战略”,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块状经济,核心还是产业。由于这一要义在浙江官员看来太过明显、且为了简洁,遂简称其为特色小镇。
  浙江的不少小镇规模未必大,亦不标榜高楼林立,却是有实实在在的生产、生活价值。比如在风景秀丽的浙江丽水,就聚集了许多绘画、摄影的人才和活动,在当地的莲都古堰画乡小镇,绘画所需的原料采购、摄影作品的制作、评比,均有专业的公司提供,创作者和周边服务者各司其职,颇有美国好莱坞的雏形。在绍兴诸暨袜艺小镇,袜子的设计、生产机械设备等均有专门公司负责,越来越向专业化方向发展。湖州丝绸小镇,其蚕蛹的养殖、桑叶的采摘等等,除了有生产价值,亦有旅游文化价值,对于身居长三角的数量众多的年轻人来说,了解其中的知识,乃至历史,亦一次有价值的旅行。
  特色小镇、块状经济可以被看做是中国经济进一步向专业化发展的一个载体,尤其是对那些并不高精尖,没有炫目名头,但却实实在在的产业来说。发展到当前阶段,中国经济的生产、生活活动已十分多样,产业升级之务也迫在眉睫,此时,特色小镇还被用来装地产开发、建镇造城的旧酒,岂不哀哉?
  地方改革、发展的能动性无疑是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一大源泉。如何将地方经验恰到好处地应用于中国经济,是治理者面临的一大课题。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