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力为 > 文章归档 > 2018年02月
2018年02月20日 09:47

对话许知远:一个好的社会应有不同的分流

一个个美好的生活,是由很多某种意义上的分流构成的。每个分流越强大,主流反而更清晰,而不是希望看到一个主流加入到另一个更大的主流之中   文 | 王力为   “笑真的那么重要吗?”“笑在哪个时代不重要?”   主持人许知远和谐星李诞的这一问一答,似乎比马东的一句“我们曾经精致化过吗”更让许知远显得偏见十足。   在一月中旬的这一期《十三邀》长达四小时的完整版中,许知远还有一句回应,笑只是在某些时代...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17:58

余隆:不要让年轻人远离音乐

 

音乐大师给人的印象多是不拘小节, 余隆则是那种少见的物种。

  “大家经常叫我‘德国人’。”皆因余隆的一丝不苟。在他的办公室里,一张被裱在镜框中的200元收据分外显眼。原来余隆执掌的上海交响乐团规定,排练中手机铃声响罚款200元。“我下飞机赶排练,忘了关手机。铃声响了,罚款200元。”

  在近日耶鲁北京中心的一场对话活动中,这位耶鲁音乐学院院长Robert Blocker口中的“大师(Maestro)余隆”,每次坐下和...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17:56

经济学“内部人革命”

  很少有人猜中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塞勒(Richard Thaler),这绝非因为塞勒不是实至名归,而是源于行为经济学如此密集获奖及其背后折射的传统公理经济学之伤。

  “惟一让我有些吃惊的是,同为行为经济学家的席勒(Robert Shiller)获奖没过几年就是塞勒。”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白重恩对财新记者坦言。“我都觉得有些偏心。”曾师从席勒的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则这样对财新记者表示。

  在开创并光...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17:55

“一带一路”风云录

 

  “2000多年以前,人们今日所熟知的‘丝绸之路’贸易网络就已经存在。它将中国太平洋沿岸和非洲及欧洲的大西洋海岸联系在一起,使波斯湾和印度洋之间的货物流通成为可能,同样还有穿越亚洲之脊的、连接城镇和绿洲的陆上通道。”牛津大学历史学家弗兰科潘(Peter Frankopan)在2016年9月出版的《丝绸之路》中文版序言中这样写道。

  “所以,当习近平主席于2013年宣布‘一带一路’的创想之时,他是在重新唤起人们对于那段...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17:55

钱颖一对话麦肯锡总裁:“焦虑青年”如何长成全球领袖“智囊”

 

“有人认为领导者是天生的,没法教出来;也有人认为领导力虽然难教,但可以发现、学习或培育(nurtured),你怎么看?”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设问道。

 

  “我坚定地站在领导者是学出来的阵营里。”麦肯锡全球总裁鲍达民(Dominic Barton)回应道,“没有天生的领导者。”

  在9月中旬于清华经管学院举行的一场对话中,“客串主持”钱颖一与“客座教授”鲍达民展开了一场关于成长、关于领导力的对话。对话中,鲍...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08:54

记者手记 | 普京与安倍的“另类外交”

 (特派符拉迪沃斯托克记者 王力为)“个人牌”和精心设计的主场外交,在领袖外交中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外交舞台上,又有哪些鲜有人知的手腕和技巧?

  9月6─7日在俄罗斯海参崴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因俄罗斯、日本、韩国、蒙古国等四国领导人在朝核问题关键时点聚首而倍受关注。论坛的压轴大戏——四国领导人对话尽管延续了“普京风格”,推迟了逾半小时才开始,但是在普京及俄罗斯主办方...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08:50

变局下的欧美精英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英国文学家狄更斯曾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世界。今天,我们也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冬季达沃斯演讲开篇的这段话,在全球政商学界领袖的社交网络上瞬间走红,反映出“这个世界真的在变了”,也折射出全球精英自身的焦虑。

  2016年令不少人颇觉意外,特朗普当政、英国退欧,让长期掌控欧美话语权的精英阶层和各国民众间的裂痕清晰可见。但...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08:49

瑞士联邦主席:期待习近平对今年全球经济形势的看法

(特派记者 王力为 发自瑞士首都伯尔尼)当瑞士联邦主席多丽丝·洛伊特哈德(Doris Leuthard)1月12日下午出现在财新记者面前时,她手里拎着一只深色挎包,身边只有一位新闻官陪同。现年53岁的她是瑞士知名设计师服装品牌Akris的忠实拥趸,当天她则选择了一身端庄的黑色套装。

  洛伊特哈德今年1月1日刚刚接任瑞士联邦主席,任期一年。她也是7位轮值瑞士元首的联邦委员中任期最长的一位,2006年即开始担任联邦委员,并曾于201...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08:47

桥水基金的中国情结

 “这一带现在全是胡同,将来一大片高楼都得起来。”1984年,在位于长安街国际大厦22层的“世界之窗”内,一位创业不到10年的美国人望着窗外这样“预言”。屋子里,所有中国人都付之一笑。

  这位美国人是瑞·达里奥(Ray Dalio),投资家,目前世界最大对冲基金----美国桥水基金创始人。很少有人了解,1995年,他将只有11岁的小儿子马修·达里奥(Matt Dalio)孤身一人送到中国,马修成了中国当时年龄最小的外国留学生。那年...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18日 08:46

得罪人但必须做的事

 

  央行行长应该是但不幸很少有真正的国士。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正是这种少见的物种。所有健在的中央银行家中,沃尔克可以说享有最高的声誉,尽管在沃尔克以后,美联储历任主席格林斯潘、伯南克各有成就,尽管欧洲与亚洲都有杰出的央行行长。原因听来很简单但做来不易:央行行长得做那些困难但必须要做的事情。沃尔克做了。

  上世纪70年代任财政部副部长期间,沃尔克管理了美元与黄金脱钩, 美元由固定汇率向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