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力为 > 一位退休驻华大使道尽外交官群体“蝶变之梦”

一位退休驻华大使道尽外交官群体“蝶变之梦”

文 | 王力为

 

做外交官意味着什么?一位驻华大使在离别之际,为何道尽“蝴蝶的一生”?

他们拥有极为体面的工作、生活条件,生活圈层里几乎都是各界精英。

但在光鲜背后,他们自己对这份职业有怎样的感受?从即将退休的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Jean-Jacques De Dardel)口中,可以略知一二。

蝴蝶的一生,始于有些丑陋的毛毛虫,在不少人眼中,他们甚至是害虫,需吃掉大量绿叶,瑞士就曾面临虫灾;历经数次蜕皮后成蛹;最终,破茧成蝶。

蝴蝶羽化成蝶的过程,在戴尚贤看来与外交官的一生异曲同工。于外交体系内微不足道的小兵开始,不断“被踩被踏”,此时的“半成品”可能会令人生厌, 但是很有潜力。这一席话语带自嘲,引得出席2月22日这场告别会的宾朋一阵会心笑声。

年轻的外交官在官僚体系内慢慢往上爬,“不断地等,不断地熬,他们开始‘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变成一只蝴蝶。”

终于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些人梦想成真,变成了大使。 “‘哈,我是一只蝴蝶了。’会是他们的第一反应。”戴尚贤坦言,但是不久便发觉,“怎么回事,为何没有‘翅膀’。”配上有如莎士比亚剧演员一般的手势和语调,他的这番表述再度引发全场大笑。

在这场告别会的现场,多国大使和使节前来道别。讲中文已有近50年的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最后在留言簿前驻足书写寄语良久。还有对中国古诗词造诣颇深、尤爱杜甫的新任欧盟驻华大使郁白(Nicolas Chapuis),拄着拐杖、有一位模特伴侣的阿根廷驻华大使盖特戈等等。

“年轻外交官们问自己,‘为什么’?” 戴尚贤接着道, “现在,我明白了,做一位大使,就好比蝴蝶一生的第二个阶段,或许是比毛毛虫——作外交部的苦力马(workhorse)——更好的一个阶段。

但是,就像还在蛹中的幼虫一样,他们依然受种种束缚限制,“作为外交官,依然得谨言慎行,说话要小心,思考也得小心。尽管努力做自己,但终究还是别人的,绝大多数时间要为别人、为国家代言。”

当然,每天跻身于精英云集的社交场合,能从五光十色的社会群体中吸收能量和营养。外交官的这一“特权”在他看来“让漫长的生活变得更具希望”。

“但当我们最终退休,我们才真的变成一只蝴蝶,可以自由翱翔。”

为何在告别之际,一位驻华大使不是回顾中瑞双边关系的进展或波折,而是大谈“蝴蝶的一生”?

 “你们知道,在一个人一生中重要的时刻,你通常会回顾往昔,回想那些你在生活中数(指)得上的人。”戴尚贤如此感怀道。

戴尚贤的父亲也是一名外交官。在他年幼时,父亲就被派驻香港。父亲的外交官生涯影响了戴尚贤,但有趣的是,带来的并非正面的影响,“我一开始并不想当外交官。”

他的父亲也是一位人文主义者,一位大自然的爱好者,一位蝴蝶收集者。这促使戴尚贤在思考告别感言说什么时,想到用蝴蝶这一意象,串起大半演讲。

在举办这场告别会的瑞士驻华大使官邸内,摆满了从瑞士海运而来、以及在华数年间收集的艺术品。戴尚贤的夫人当天穿着有别致绣摆的大红礼服,热情招待宾朋,尽显女主人的时尚风度。她坦言,这些艺术品都是私人收藏,大半都将运回瑞士。

在人群中,还能看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的身影。在招待会停留许久后,他在离开时对我说,“大使讲的很好,就是一旁的翻译演绎得太多了。”

在财政部担任部长助理期间,金立群曾带领十数位下属,翻译了讲述美国金融巨贾的《摩根财团》一书;日后还注释了他的恩师王佐良选编的《英国诗歌选集》。

在上世纪70年代在农村插队时,他曾用一年收入的相当一部分买了台收音机听BBC来学英语。“当我头一次在晚上调到BBC频道的时候,我发现那位女士正在读达夫妮·杜穆里埃(Daphne du Maurier)的《蝴蝶梦》(Rebecca)。我特别高兴,因为这本书我实际上有一本,我就是这样提高英语水平的。”

在语言文学上,同为国际官员的金立群和戴尚贤可谓知音,也是棋逢对手。对这一观察,戴尚贤先是一阵大笑,表达感谢后坦言,即使官至大使,很多人依然认为在国际场合没法讲“真心话”,只能停留在一定的边界和形式之内。

但他慢慢意识到,要跟他人建立更紧密的联结,有时需要“多走一步”。“尽管有各种各样的约束,我还是尽可能说心里话。”

一些毫不相关的兴趣爱好、或是“不务正业”的努力,对职业生涯是否会有帮助?外交场合颇为特殊,涉及跨文化交流,带有个人或文化色彩的隐喻,更容易为人接受、给人留下印象。

 在告别感言的最后,引用莎士比亚的话,戴尚贤说道,“今晚让我们举起酒杯、欢唱、欢笑;为了明天,不是死去,而是飞翔。”

“ Bravo!”现场嘉宾发出通常只在艺术演出后才有的呼喊赞扬。

 或许是源于离别的伤感,也感动于宾朋的热情,戴尚贤当晚喝得微醺。使馆为他准备了一个蛋糕,上面写道,“我们会想念你。”待他切完,一位嘉宾带头唱起生日歌。

在发表完感言后,戴尚贤已贴面吻了夫人,此时他再次亲吻了夫人,并像孩子一般喃喃道,“我刚刚吻了我的夫人。”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环绕在这对伉俪身边的外交官和朋友们这样呼唤道。

推荐 13